只恐花尽老相催。

什么都不会的死鱼。

那个夏日发生的事情,赤红色的眼瞳。
你一定会想起来的。

8.15

依旧是old lady想要变得可爱

描改图

偷穿姐姐衣服x

Old lady想要变得可爱


描改图。

“战争结束后,你会带我走吗……?”
Take me after the war.

p1婚纱企p2少女企x

顺便私心贴个语c群。帅气企业想等个指挥官……嗯x
欢迎加入碧蓝航线磨皮向语c,群聊号码:684814417

校服真好看啊.画不出来她美貌的千万分之一。die.

[企灶]二次入眠.02[架空学院设定.]

二次入眠

碧蓝航线游戏衍生架空向同人文

前文:脑洞  01

cp:主企灶,北蜂。其他涉及时再添加。

弃权申明:文中所有角色属于碧蓝航线。

Summary:医护室志愿生女灶神无意间发现了作为Azur-Lane学院的绝对“明星”,所有人眼中的好学生及崇拜对象的企业的不为人知的秘密。

Attention:本文为架空向设定,有学院斗殴、同性相恋情节,注意避雷。作者对历史了解稍有欠缺请海涵。以及因为是架空所以学院的设定也和现实中的不一样。

更新不定,文风奇怪,产量低下..。不知道会不会有配图。

欢迎提出意见与建议。

————————————————

02

  没有什么小纠纷可以理所当然地在约克城家最为耀眼的存在身上留下痕迹,这是所有人的共识,当然也是大黄蜂的,所以当她在寻找企业时从克利夫兰那里得知“灰色幽灵”在与赤色中轴那群家伙的对峙中受伤这个消息以后感到十分意外。自上次约克城受伤以后,为了不让事态扩大,赤色中轴最近意外的安分,这就意味着挑事的一方是她的好姐姐。一向冷静的企业居然主动去找那些麻烦鬼的麻烦?要知道这向来是她大黄蜂才爱做的事!而且企业这次行动居然没有任何人预先知道,就连她和长姐约克城都没有得到半点讯息。企业居然一个人就带了只死神去单挑重樱那群不要命的疯子!大黄蜂觉得自己有必要和姐姐来一个谈话。

  更让她在意的是,企业去了医护室。企业没有寻求家人的帮助,有没有找任何朋友处理伤口,也没有尝试自己随随便便解决一下——好吧,看着垃圾篓里散落的几片创口贴包装纸,大黄蜂相信她的姐姐还是自己“处理”过了。企业居然就这样把伤口展露在一个陌生人面前,这实在是颠覆了大黄蜂的认知。

  不行,要让她好好解释清楚。大黄蜂暗暗下定了决心。突然肩上搭上一只手,她回头就看到北安普顿站在她身后,手上拿着一瓶纯净水,脖子上搭着刚刚擦过汗的毛巾。

  “有心事?”北安普顿把水递给她,“刚刚打球,你看起来不是很在状态。”

  “没事,”大黄蜂接过水拧开瓶盖咕噜咕噜灌进自己的嘴。“呼。你居然说大黄蜂大人状态不好?”

  北安普顿不打算和她深入分析她今天球场状态,只是注视着她喝掉半瓶水然后递回到自己手中。她自认为不是一个善于奉承的人,既然大黄蜂不准备把自己的心事说出来,她也不应该问下去。这也许也是两人不合拍的原因之一吧…她难以察觉大黄蜂的心思,也疏于对她在这方面的关心。胡思乱想之间,北安普顿走到球场边的凉亭把水瓶放进包里,又拎起她和大黄蜂的背包走向宿舍。“走吧。”

  “北安,”大黄蜂用3秒钟时间在仔细思索是自己一个人去找企业还是拉上个“跟班”一起去更好之后开了口:“陪我去一趟医护室吧!”

  “你受伤了??哪里不舒服?”北安普顿看起来有些慌张。

  “不是我,是姐姐。”

  “约克城学姐不是还在医院里…?”

  “是企业。”

  北安普顿刚刚松下的眉头又皱起来了。

 

  “你怎么跑到医护室来了?”企业披上外套,接过大黄蜂递过来的背包,在楼梯口停下。大黄蜂已经知道自己一个人去赤色中轴的事情了,而这正是企业不想看到的。“说吧,是谁告诉你的?”

  大黄蜂撇撇嘴,“克利夫兰。”要知道她可是用好几个海伦娜的南瓜派才换到的这么条消息,那家伙自己嘴馋还说自己没时间去找海伦娜,实际上那点心思谁都看得出来。

  企业默默把这个账记上了,揽起袖子把自己包扎好的伤口露出来。“一点小伤而已。比起这个,现在我们更应该去看看姐姐。”

  大黄蜂转头望向北安普顿,似乎有点犹豫。虽然北安普顿早就知晓了她们几个人的秘密,但这并不意味着她百分百可以接受自己的好友是个“暴力狂”。更何况这些事与她无关,与碧蓝航线的所有人都无关。她们用这种并不妥当的方式“守护”这种宁静,就不应该让任何其他人被卷入其中。尤其是北安普顿,她这样的闷葫芦可不是搅进这件事的好人选。北安普顿显然是明白大黄蜂这个思考的眼神意味着什么,她也不想让这对姐妹觉得尴尬。

  “那我先回去了,大黄蜂。”北安普顿向着两人招招手,又向大黄蜂打了声招呼,提起自己的背包转身朝宿舍走方向去。

  “Bye.”大黄蜂朝她挥手。

  “走吧大黄蜂,我希望你没有忘记带上出入证?”

 

 


  “你来了啊。”女灶神再次来到医护室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企业与前一天一样坐在床沿,听见她开门的声音后放下书望向门口,用算不上问候的句子问候着刚下课的医护生。女灶神接过企业的外套搭在一旁的靠椅上,把伤口处的纱布一层层揭下。伤口已经明显转好,基本上已经全部结痂了。女灶神只是简单地为她清理了一下,消了次毒。介于企业还要穿上外套,衣物的摩擦可能引起伤口炎症之类的分析,她仍然是将企业的右臂用薄纱缠了一圈。

  “这可比昨天舒服多了。”企业忍不住评价到,被一层厚布包裹着可不是什么好体验。女灶神听着她的抱怨轻笑出声,“你这是在说我医术不精?”

  “我没有这个意思!”

  “好啦,你的伤口已经结痂了,注意不要激烈运动引起伤口破裂,也不要用手或者别的什么触碰伤口,会发炎。”女灶神收起工具说道,“它完全愈合之前你也不用再来换药了。”

  “谢谢,我会注意的。”

 

  女灶神以为这就是结束了,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女灶神再一次见到企业是在学院外面的夹巷,时间是企业上一次离开医护室后的第三天。出门采购药物的她听到附近传来的钝器落地声,接着就走到了这条小巷。她看见企业站在不远处抬头看着上方的天空,肩上停着一只健硕的鹰。她认识那只鹰,是企业的爱宠“死神”。企业也注意到了她,但没有打招呼。

  “快走。”企业沉声命令道。好脾气的优等生此时紧皱着眉头,看起来不是很愉快。女灶神注意到她的衣服上沾了许多的灰尘,有些地方还打起了皱。加之先前听到的钝器声,她明白了自己可能目睹到了的事。女灶神想要表明自己可以帮忙,但权衡利弊后她也觉得自己只有离开。先不提她甚至不知道和企业对峙的人在哪里也不知道对方是谁,即使知道,她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医护生也帮不上企业任何的忙。而且她明白企业并没有完全信任她——从那个眼神就看得出来。

  老天,她居然以为企业把秘密透露给她就是信任她了?而且企业事实上也没有透露给她任何东西,一切都只是她揣测出来的。

  女灶神摇摇头,走出小巷。她又想起另一件:企业手臂上的伤还没有完全好。

TBC.

感觉自己已经成了一只鸽[]

——————————————————

①这里解释一下大致设定,是一个独立城市,有两个学校,碧蓝航线和赤色中轴。碧蓝航线中有白鹰,皇家,东煌,北方,自由鸢尾这些学院,赤色中轴有重樱,铁血,维希圣座三个学院。赤色中轴和碧蓝航线之间有不小的矛盾,但是碧蓝航线参与这些争斗的其实只是一小部分。大部分的学生还是在正常的学习。(但是学习内容里都有格斗术之类的战斗技巧)

矛盾的原因很多,有世仇,有彼此看不对眼,等等等等。约克城姐妹参与争斗的原因有一部分是为了维护碧蓝航线内部固守的“和平”局面,也有一部分是伸张正义。(?)

其实没有正义和邪恶之分。所有人都是为了心中的正义而奋起抗争而已。只不过这篇文章站在企业的角度也许看起来..。emm。请大家知道就好了。

我喜欢每一艘船也不会恶意抹黑任意一个舰船。

②本文前提,女灶神与企业是普通朋友,经常见面但是彼此其实并不熟识。以为企业是优秀学生代表所有经常在一些场合露面,而女灶神是碧蓝航线唯一的医护人员(赤色中轴只有明石),也会经常露面。所以见面次数还挺多的,但是医护室那次是第一次只有两个人在场的近距离交谈。

③越写越奇怪..。感觉强行把锅推给架空设定也不好。剧情有点拖沓了...我会加油的()

群里的KG.悄咪咪画个图x应该不会被介意吧……。咕咕。
p1加贺纳尔逊激情扳手腕
p2一航激情舌吻不过画不出来就这样了[
感觉自己真是不会画画。动作废[。]

贴个群号x
欢迎加入碧蓝航线磨皮向语c,群聊号码:684814417